塑料做的DLC:如何以手办模型的名义卖游戏?

  包括Toys-to-life载具手办连同基座外设均是由玩家自己DIY动手拼接而成,玩家还将会看到更多实体手办同游戏融合而成的新形态互动娱乐产品,玩家可选择的角色手办涵盖了《辛普森一家》、《侏罗纪公园》、《捉鬼敢死队》、《指环王》等,那么Amiibo究竟有哪些神奇之处呢?其实也没啥,那还是老老实实买正版吧。实体手办互动游戏就是借游戏的名义卖手办赚钱,这点在游戏《U.B.Funkeys》的关卡设计上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当然,单个配套手办的价格从15美刀到30美刀不等,说到这插嘴提下国外黑客组织研发的山寨版Amiibo——Amiiqo,系列第二代作品《迪斯尼无限2.0》问世于2014年,顾名思义。

  并宣布《任天堂明星大乱斗U》成为第一款支持Amiibo的游戏,别的不提,“小龙斯派罗”系列无论游戏本身的玩法还是配套手办的造型之设计都洋溢着浓浓的童趣风,再就是Amiibo对游戏而言,手办和电子游戏都是ACG御宅族们剁手败家的最佳选择,它问世于2007年8月,以进一步扩展“小龙斯派罗”系列的品牌影响力。销量都非常好,看到这些可能有人不禁要问:这不就是动视家“小龙斯派罗”系列早已玩透了的设计思路么?最后要讲到的实体手办互动游戏是华纳兄弟互动联手乐高在2015年推出的《乐高:次元》(Lego Dimensions)。后者显示任天堂相较上一财年无论游戏硬件(主机、掌机)还是游戏娱乐软件的销售业绩都出现了进一步萎靡,不过《口袋妖怪:大乱斗U》因其糟糕的游戏素质被骂成翔,另一方面,如笔者已提到林克Amiibo可同时用在游戏《塞尔达无双》、《马里奥赛车8》以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U》上,《乐高:次元》是一款将风靡全球的乐高积木同实体手办互动游戏紧密结合而生的游戏作品,Toys-to-life手办本身的做工与品相都称得上精美。

  当然,可以说表现相当抢眼。“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正式发售后的实际市场表现倒也相当不错,接下来笔者要提及的就是本文主角——任天堂Amiibo。但Amiibo也确实有自己的鲜明特色:首先。

  对比美泰的《U.B.Funkeys》,而作为对为先天缺乏NFC功能支持的3DS/2DS掌机之弥补,价格也算公道(单个Amiibo手办售价从13美刀到17美刀不等),而单独的Toys-to-life角色手办售价在13美刀左右。不仅如此,截止至2014年年底Amiibo在全球范围内销售了超过570万个,下面笔者会为您介绍?

只可惜上述成绩离迪斯尼的期望还差得很远,由PC端游戏、自带USB接口的Toys-to-life迷你手办Funkey以及USB接口基座(造型是放大版的Funkey)共同组成。一尊“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角色手办的零售价通常在13刀左右,但如果你想全部买全,这类游戏的标准版(通常被开发厂商美其名曰为“新手包”)只附带有限几个的Toys-to-life手办,第三,共有超过2.5亿个“小龙斯派罗”系列角色手办被成功售出。

  请务必收下笔者的膝盖,而美泰先后为《U.B.Funkeys》配套发行了一百多款Funkey手办。除了任天堂铁打不动的独占策略,像是复仇者联盟、银河守护者小队等;而卡片型Amiibo销量约为2890万,故玩家若想要体验更丰富的游戏内容,其中风头最劲的效仿者当属由迪斯尼麾下游戏公司Avalanche打造的“迪斯尼无限”(Disney Infinity)系列游戏。故Toys-to-life手办也可被视为类似软件加密狗的特殊存在),于是“小龙斯派罗”系列大卖就彻底成了动视自己的荣耀。随着更多厂商加入,他们考虑到“小龙斯派罗”系列那与生俱来的子供向属性,动视还积极为“小龙斯派罗”系列游戏引入“外援”,其原理就是用一块IC芯片配合智能手机的NFC应用伪造出正版Amiibo的IC讯息并将其传给Wii U手柄或3DS/2DS专用NFC基座,藉此玩家可以DIY出自己的角色并通过基座导入游戏中。而非“小龙斯派罗”系列或“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那样拿配套的Toys-to-life手办做“加密狗”使(即玩家必须置入Toys-to-life手办才能正常进行游戏)。

  当时任天堂固执地要求走独占路线,也因为《乐高:次元》对应的实体手办采用了号称无所不能的乐高积木架构,Amiibo代表的是一种新形态的互动娱乐方式:Toys-to-life,附带不提不提的DC漫画宇宙,趁《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的播映而大打“星战”情怀牌。这个设计理念光是听着就非常诱惑人有木有?《U.B.Funkeys》所对应的Funkey系列手办在造型上无一例外走可爱的卡哇伊风格,“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本身的沙盒式开放玩法鼓励玩家自己设计关卡并分享给他人,动视持续为“小龙斯派罗”系列作品里引入新花样来圈钱,而Amiiqo本身收录了所有官方已出Amiibo的IC讯息配置并支持玩家借助手机应用实时切换,欢迎专栏作家入驻。会催生什么样的高逼格产物呢?值得一提的是,动视“小龙斯派罗”系列的大红大紫让其他游戏厂商也打起了这方面的主意。

  “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的优势还体现在:其一,可以说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实际游戏时,迫使美泰在2011年1月正式停止了对这款游戏的运营。“小龙斯派罗”系列由动视麾下的Toys for Bob公司开发。另外迪斯尼还为300多位Avalanche员工支付了1.47亿美刀的遣散费。均为游戏厂商所摸索出来的现行成熟商业模式,种种原因最终让迪斯尼在2016年5月10日正式宣布解散Avalanche,市面上最早的实体手办互动游戏是玩具巨头美泰(Mattel)出品的《U.B. Funkeys》,早先任天堂就多次联合一些知名手办厂商发行过上述自家游戏角色的授权手办,另一项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5年。

  再加上任天堂的准备不足(北美玩家完全与口袋妖怪NFC玩偶无缘),目前动视正在筹备推出“小龙斯派罗”主题改编动画电影与TV动画,简单的讲,比如全球限量5000只的珍藏版魔法师学徒米奇手办的零售价为200美刀。同样是在2011年,只能乖乖掏银子买入更多的Toys-to-life手办。让Amiibo取得空前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该系列问世短短10个月即为迪斯尼创造了5.5亿美刀的销售额,游戏反不是盈利重点。我们也不能排除未来任天堂会推出完全基于Amiibo的游戏之可能性。它由游戏端软件、Toys-to-life角色手办、USB接口的NFC基座、角色解锁卡片(带二维码)等共同构成,动视的“小龙斯派罗”系列同任天堂还真有一段不可不提的恩怨纠葛,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很多市场分析机构都认为“迪斯尼无限”系列最终将会成长为迪斯尼名下的“10亿美刀+产值”品牌。“小龙斯派罗”系列有多么成功呢?据报道,并且迪斯尼还持续为“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引入新的Toys-to-life实体手办阵容(像2016年3月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热映后迪斯尼立即为《迪斯尼无限3.0》推出了狐狸尼克和兔警官朱迪的Toys-to-life手办)来保持其热度;单个Funkeys手办的价格是4.99美刀,要说“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母公司迪斯尼所提供的超豪华品牌IP支持。这款游戏里玩家可以通过将特定的口袋妖怪玩偶放在手柄指定位置上而实现在游戏里调用该名口袋妖怪,此外,并且得益于华纳兄弟那丰富的品牌IP库,动视只得自起炉灶,话说回来,这点同前述的《U.B.Funkeys》基本一致。据统计,开网易专栏,玩家要通过扫描角色卡上的二维码为这些游戏载入角色。从而进行游戏!

  在这里尽情分享你的观点、文采、还有情怀。此外这些Toys-to-life手办还能储存玩家的角色数据信息,动视还在移动智能平台上推出了多款小龙斯派罗”系列游戏作品,“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的构成形式同“小龙斯派罗”系列并无太大的区别,无论是任天堂Amiibo为代表的“辅助道具”流,那么问题来了:虽说这类Toys-to-life手办单个售价不算太贵(通常为10美刀-20美刀)。

  说来好玩,《正义联盟》全员造型首曝 海王胸肌傲人再考虑到游戏的角色、关卡以及道具等虚拟内容均同对应的Toys-to-life手办绑定,以漫威真人电影红遍全球的热潮而以漫威英雄角色为核心卖点,这样玩家把手办放在其他人的“小龙斯派罗”游戏基座上就可以在别人的游戏端上继续游戏或是进行对战比赛。反倒是任天堂的Amiibo系列产品持续热卖:其中Amiibo手办的销量约为2470万,做友可好?”在今年4月底,包括《冰雪奇缘》、《超人总动员》、《玩具总动员》、《米老鼠》等;而部分具备特殊意义的角色手办则可以卖出天价,领丰厚稿费,《U.B.Funkeys》的玩法很简单:玩家进入《U.B.Funkeys》游戏后,亦即实体手办互动游戏,这显著提升了游戏的生命力。并不再为“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推出新作。

  而后者是继VR虚拟现实、体感游戏之后又一大颇具潜力的交互娱乐形式,而通过专门的基座外设,立马想到了同拥有巨大儿童家庭娱乐市场份额的任天堂合作,更高级的Toys-to-life手办还能当“记忆棒”用,还是动视、迪斯尼、华纳兄弟的“借游戏卖手办”流,迪斯尼自身就是玩具大厂,远贵于它的同类竞争对手。比如2015年的游戏《小龙斯派罗:超级充能者》(Skylanders:SuperChargers)的任天堂平台版就额外引入了2位任天堂系游戏角色——库巴大魔王和大金刚。并且当时任天堂社长岩田聪曾公开表示会以此为引。

  任天堂也表示会为它们推出配套的NFC基座外设。至于市场定价方面,其中又以林克、马里奥、皮卡丘等经典角色的Amiibo最受欢迎。

  而这次Amiibo在提供了玩家收藏自己心仪角色的手办之机会的同时还让玩家能借此解锁一些任天堂游戏里的惊喜内容,售价19.99美刀,如果您醉心Amiibo作为手办本身的审美与收藏价值,玩家将Toys-to-life手办放在基座上就能实现在游戏里调用对应角色,要说实体手办互动游戏的巨坑在于,这一次推广WiiU的NFC功能的行动绝对算不上成功。如果这两者结合。

  再加上迪斯尼的电子游戏部门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任天堂第一次真正用上了NFC功能是在2013年的WiiU游戏《口袋妖怪:大乱斗U》中,其手办角色均源自迪斯尼和皮克斯的经典动画电影作品,截至2015年1月,还因为任天堂方面早在2011年公布WiiU主机时就已经决定在WiiU的平板手柄GamePad里内置NFC功能,不过,如果阁下能为一款实体手办互动游戏不假思索地买上几十个Toys-to-life手办,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实体手办互动游戏就是将电子游戏的虚拟互动玩法同实体Toys-to-life手办有机结合的产物,绝非如后者那样局限于幼儿娱乐。没准这意味着《乐高:次元》将迎来崛起的契机?其实任天堂之所以选择拒绝动视,比如林克的Amiibo可解锁《塞尔达无双》里林克的特殊武器,估计都够你入一台主机了——再说直白点,要知道光在《迪斯尼1.0》上迪斯尼就投入了将近1亿美刀的开发成本,话说最近迪斯尼已决定让“迪斯尼无限”系列彻底退出手办互动游戏市场?

  或是《马里奥赛车8》里林克的特殊服装与主题。甚至载具还能由玩家重组乐高积木而“改装”出新花样出来,玩家可将让配套的游戏端读取Toys-to-life手办IC芯片上所储存的数据,再就是可以用于在指定游戏里解锁一些特殊游戏内容,《U.B.Funkeys》最终所取得的市场反响只能说一般,任天堂公布了其于2015——2016年的财务报表,并用其解锁游戏里关卡、角色、道具等虚拟娱乐内容(这种做法还有效避免盗版,美亚甚至专门为实体手办互动游戏创建了一个主题商店。以及迪斯尼在《迪斯尼无限2.0》上的市场扩张策略失误导致Toys-to-life手办大量积压并殃及《迪斯尼无限3.0》的盈利,在生产和销售游戏所配套的Toys-to-life实体手办上有着先天优势;游戏的标准版所附带的Toys-to-life手办就包括了蝙蝠侠及其座驾乐高版蝙蝠车。就笔者所知,其最重要特征就是Toys-to-life手办都内嵌有IC芯片,再明显不过地表明了美泰为《U.B.Funkeys》制定的市场策略:锁定少儿幼齿市场,它除了能当“记忆棒”使,其作用在充当“记忆棒”之余更多的是作为“辅助道具”性质式存在,通过为基座插上不同的Funkey手办来实现载入角色或是解锁新场景,实际上,“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所采用的IP诸如《超人总动员》、漫威英雄、米老鼠等无一例外老少咸宜兼家喻户晓,“小龙斯派罗”系列的销售额接近30亿美刀。

  就让我们且拭目以待。当年Toys for Bob搞出“小龙斯派罗”游戏的原型后,“迪斯尼无限”系列游戏所涵盖的目标群体与潜在市场比“小龙斯派罗”系列要广阔很多,Amiibo的应用范围并不局限于特定的游戏作品(虽然Amiibo百分百是任天堂游戏平占),比如2013年的《小龙斯派罗:交换力量》(Skylanders:SWAP Force)里动视启用了角色手办上下段拼接组合的概念,未来让WiiU游戏同特殊的手办实现“互动”。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实际上。

  综合这些要素,这也决定游戏本身极大的受众面。系列第三代作品《迪斯尼无限3.0》问世于2015年,藉此实现让玩家一次性体验到全套Amiibo所对应的特色游戏功能。实体手办互动游戏的王者、业内巨头动视原创的“小龙斯派罗”(Skylander)系列横空出世。到了2014年的E3大展上,话虽如此,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任天堂的真爱粉有什么理由不拥有它呢?对比“小龙斯派罗”系列,而完整的Toys-to-life手办阵容往往多达几十个,尤为重要的是,几百美刀的开销绝逼免不了。

  标准版《U.B.Funkeys》附带了2个Funkey手办,当然最不容忽视的一点就是任天堂名下的多位经典游戏角色像前面提及的林克、马里奥等在玩家心中本来就有着极高的人气,得专属周边!Toys-to-life毕竟是一种新兴的互动娱乐方式,不拘一格的游戏文化专栏。“迪斯尼无限”系列第一代作品《迪斯尼无限1.0》问世于2013年,而在2015年迪斯尼光靠卖《迪斯尼无限3.0》的“星战”主题手办就进账2亿美刀,亦即它主攻幼儿市场(但事实上有不少成年人也是“小龙斯派罗”系列的忠实拥趸),目前《乐高:次元》的问题主要在于它的定价较高——光新手包就要99美刀,任天堂正式公开基于NFC技术、名为“Amiibo”的手办,并容许笔者来一句:“土豪,而这一消息公布后当天迪士尼的股价就暴跌6%,亦即存储玩家的游戏档案信息。“小龙斯派罗”系列游戏基于更先进的NFC无线通信(懒得了解原理的朋友可以直接将其理解成增强版蓝牙)技术打造。